亚洲博彩电竞

|动态|一千零一夜
主页 > 一千零一夜 >
2011-11-16 作者:我爱讲故事
麦仑·沙迈追求漂亮女人的故事(12)
  


  尔彼后悔不该对老婆全盘托出心里话,只得低声下气地向她赔理道歉,耐心地安慰她,直到她心平气和,才回到铺中。但她始终心神不宁,疑虑有增无减,在真真假假中妄自猜测,竭力去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他坐卧不安,如坐针毡地呆在铺中,到傍晚才无精打采地一个人回到家中。
  “那个商人怎么没来了?”老婆问他。
  “在他自己家里。”
  “难道你们疏远淡漠了?”
  “向安拉起誓,从发生那样的事之后,我讨厌和他接触。”
  “去吧!看在我的份上,去请他来陪你坐坐吧。”
  他听从老婆的吩咐,来到麦仑•沙迈家,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。麦仑•沙迈问道:
  “你怎么一声不响?你在想什么呢?”
  “我觉得很烦很累,心神不定。走吧,到我家谈天去。”
  “算了吧,我不去了。”麦仑•沙迈一口回绝了他。
  他一个劲强劝着,把麦仑•沙迈带回了家中,一块儿吃喝聊天。他一直沉陷在自己的忧虑中,有一搭没一搭地跟麦仑•沙迈说着话。女仆照例送上酒肴,宾主喝了之后,主人马上就睡着了,只有麦仑•沙迈照例清醒,因为他喝的酒不曾掺过迷药。这时候小娘子又翩然出现在麦仑•沙迈面前,说道:
  “你对这个醉得不省人事的两脚兽怎么看?他根本不懂得女人的鬼把戏,我还要继续欺瞒他,直到他把我休了,不要我为止。明天我会扮作一副使女装扮,跟你到他铺里去。你告诉他我是你上旅店去的时候,碰巧花了一千金币买下来的,还让他看我值不值。到时候,我揭开面纱,让他看一眼,你再把我带走。我立刻从地道回去,你就只等着看好事吧。”她说完后,与麦仑•沙迈卿卿我我、亲亲热热地一直谈情说爱。天亮时分,她才回到自己的房中,打发女仆到客厅里,唤醒老爷。宾主又一起做了早祷,共进早餐,并喝了咖啡,然后分手。
  麦仑•沙迈回到家中不久,小娘子便收拾打扮得整整齐齐,从地道中来到麦仑•沙迈家里,再按原定计划,两人一齐到了尔彼铺中,问候他,并一块儿坐了下来。麦仑•沙迈说道:“大师傅,今天我到旅店去了一趟,在那儿的经纪人手中看到这个女仆,我觉得很中意,便花了一千金币把她买下来了,有劳你替我看一看,这个价钱到底划不划算?”他说着揭开小娘子的面纱给尔彼看。
  尔彼睁大了眼睛一看,正是自己的老婆,满身细软,擦脂抹粉,跟她在家中的装束打扮完全一样。她的面容、服饰及举手投足间的一切,分明就是自己的妻子,连她的首饰都是他一手镶制的。他还看见她手上戴着自己为麦仑•沙迈镶配的那三个宝石戒指。总之,左看右看,他都能一眼认出她是自己的妻子。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他问使女。
  “哈丽。”
  他老婆的名字叫哈丽,这女仆也说她叫哈丽,这就使他越发奇怪了。他转身问麦仑•沙迈:“你买她花了多少钱?”
  “一千金币。”
  “你等于白捡她了,她的戒指、衣服、首饰都不止值那么点钱。”
  “你要是觉得不亏,我也就放心了。现在我要带她回家去了。”
  “你随便吧。”
  麦仑•沙迈带小娘子回到家中,她立刻从地道中溜回自己家里,泰然自若,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。
  怒火在尔彼心中燃烧着,他对自己说:“我要马上回家看我老婆,如果她还在家中,那么这个使女只不过是像她罢了;如果她不在家中,那么这个使女一定是她了。”于是他跳了起来,一口气奔到家中,见老婆穿戴着刚才在铺中所穿戴的那套衣服首饰,安安静静、悠悠闲闲地在家中,他拍拍手掌,唏嘘了几声:



相关内容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