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洲博彩电竞

|动态|一千零一夜
主页 > 一千零一夜 >
2011-11-16 作者:我爱讲故事
麦仑·沙迈追求漂亮女人的故事(2)
  


  商人看见这种情景,一下子爬起来,说道:“儿啊!我们关门回家吧,我不做生意了。全是你母亲干的好事,愿安拉惩罚她,惹出这许多是非。”
  “喂!修行的!快走开,我要关门了。”商人接着向苦行者喊叫了一会儿,随即关上铺门,带着儿子走了。可是看热闹的人群和那个苦行者一直跟他父子身后,直到他家门口。商人见儿子麦仑•沙迈进屋去了,才回头对修行者说:
  “修行的,你怎么了?你为什么痛哭流涕?”
  “我的主人,我等着做你的座上宾。你接待我,等于接待了安拉的客人。”
  “我竭诚欢迎安拉的客人,那你请进来吧。”
  商人想:“这个苦行者要是对我的儿子居心叵测,或行为轻薄,我一定饶不了他;假若他是正人君子,那么我应尽地主之谊招待他吃喝。”商人心存此念,请修行者进家门,让他在客厅里坐下,又立即悄悄对麦仑•沙迈说:“儿啊,我走后,你陪修行者坐一会儿,我从窗户里偷看他,他只要有一点轻薄行为,我马上来杀死他。”
  麦仑•沙迈遵从父亲的话,独自在客厅里陪客,坐在苦行者身边。那个苦行者呆呆地望着他,一个劲儿在那里哀伤哭泣。麦仑•沙迈跟他说话,他总是毕恭毕敬地回答,而且不停地唉声叹气,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  晚饭时,他仍然边吃边哭,一直盯着麦仑•沙迈。二更时分,该是睡觉的时候了,商人吩咐麦仑•沙迈:“儿啊,你好生伺候这位修行的伯伯,不可疏忽大意。”
  “不,我的主人,把孩子带走好了。或者你跟我们睡在一起吧。”苦行者见商人要走,便说道。
  “不必。喏,这是我的儿子。他跟你睡在一起,如果夜里有什么需要,他会伺候你呢。”
  商人说完,走出客厅,悄悄地藏在隔壁的屋子里,从窗户里偷偷察看苦行者的行为。
  麦仑•沙迈走到苦行者的跟前,轻薄地跟他说挑逗的话。苦行者十分生气,神情严肃地对他说:“孩子,你说些什么呀?求主保佑,这是安拉绝对不允许的。我的孩子,你快离我远些。”说着,他自己赶紧爬了起来,远远地躲开。
  麦仑•沙迈却追了过去,说道:“修行的,我从心底里喜欢你,你怎么不懂得珍惜呢?”
  “你再不放规矩此,”苦行者更加生气了,“我就叫你父亲来,把你的行为全都告诉他。”
  “家父知道我的行为,他不会管我的。”
  “向安拉起誓,我是不做这种坏事的。即使把我杀了,我也不干。”他不顾麦仑•沙迈的一味纠缠,断然起身,面对圣地麦加的方向,朝拜了两次。刚拜完,麦仑•沙迈又过来纠缠、骚扰他,他只好又拜了两拜。这样连续不停地拜了五次。
  麦仑•沙迈问道:“你这是拜谁呀?放着好事不享用,却整夜站在礼拜坛上,难道你要得道升天吗?”
  “孩子,你快赶走附在你身上的魔鬼,快虔心诚意的皈依安拉吧。”
  商人在隔壁屋里,亲眼看了发生的一切,听了他们的谈话,证实了苦行者是个好人,并没有心存歹念。他暗暗地想:“如果这苦行者是个坏人,那他用不着处心积虑,花这么大力气回避了。”
  苦行者为避免骚扰而继续做礼拜的时候,麦仑•沙迈却仍一个劲儿打扰他,致使他终于忍无可忍,脾气大发,不顾一切粗鲁动手,把麦仑•沙迈给打哭了。商人听到孩子的哭声,走进客室,替他擦干眼泪,把他抚慰一番。然后他对苦行者说:
  “老兄,你既然是个正经人,可你看见我儿子的时候,为什么会伤心落泪呢?这当中难道有什么隐情吗?”



相关内容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