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洲博彩电竞

|动态|一千零一夜
主页 > 一千零一夜 >
2011-11-16 作者:我爱讲故事
哈·曼丁的故事(18)
  


  第二天,两军开至前线,重新对垒,都想此役一决胜负。
  国王凯腓激励部下,问道:“你们中可有谁愿冲出去打头阵,替大军突破一条血路?”
  声望甚高的酋长白尔库立刻响应号召,来到国王身边,纵身跳下象来,跪下去吻了地面,主动要求他出去打头阵。国王允许,他便一跃在象上,冲到阵前,挑衅地吼道:
  “谁敢和我交锋?谁不怕死就上啊!”
  国王塔义睦闻听此言,对身后的部下说:“你们有谁去跟他斗一斗?”
  只见一匹高头战马冲出队伍,马上将领下马跪下去吻了地面,向国王请求上阵与敌人一决高下。国王欣然应允,他翻身跳上马,冲到阵上,只听对方问道:
  “你是谁?胆敢小看我,单枪匹马出来交锋!快报上名来!”
  “我叫钻弗·本·凯姆理。”
  “哦,听说过你。小心点!这是将对将的交锋哩。”
  钻弗·本·凯姆理听了对方的警告,愤然抽出鞍下的锤矛,跟执剑的白尔库厮杀起来。二人各显神通,奋力拼杀,几个回合之后,白尔库对准对方的头颅,一剑劈下去,砍在他的盔甲上,并未击中要害。钻弗躲过这一击,反手一记,锤矛打在白尔库身上,打得他血肉模糊,贴身象背,顿时丧命。
  此时,国王凯腓阵中冲出一人,高声问道:“你是何方贼人,敢杀我哥哥?”边说边举起锐利的长枪,刺穿钻弗的铠甲,深深地刺入大腿。钻弗临机应变,抽出腰中宝剑,手起剑落,把白库尔的弟弟拦腰砍为两截,待他翻身落马,钻弗才插剑入鞘,勒转马头奔回营地。
  国王凯腓眼看白尔库兄弟二人连连失手惨死,气得要命,命令部下:“冲吧!你们冲锋陷阵,杀敌报仇吧。”同时国王塔义睦也一鼓作气,激励将士奋勇杀敌。
  于是两个阵营中,鼓号齐鸣,将士们剑拔弩张,一齐涌进战场,喊杀声、马嘶声、兵刃撞击声响成一片。将士们有的奋不顾身,有的瞻前顾后,有的吓得心惊肉跳,抱头鼠窜,临阵逃亡。双方势均力敌,斗志昂扬,因此彼此展开拉锯战,战士们打得难分难解。一场大战,直打得流血漂橹,尸首成山,直到太阳偏西,双方才鸣金收兵。
  国王塔义睦和国王凯腓收兵回营,各自清点部下,前者阵亡五千战士,折损旌旗四面;后者损兵折将六百名,遗失旌旗九面。于是两军休战,三天内互不侵扰。国王塔义睦趁此写一封信,派使臣连夜送给他的母舅国王冯·克勒补,要求速派援兵。国王冯·克勒补收到国王凯腓的求援信,随即部署兵力,亲身率领大军赶往增援。
  这天国王塔义睦正舒服地坐在帐篷中,突然有人来报:“启奏陛下,臣下见远方天空尘土飞扬,不知此事是吉是凶。”
  国王听到这消息,大吃一惊,即时派人出去打探消息。
  “遵命,陛下。”差人齐声应道,立刻领命而去。一会儿,他们急冲冲奔回帐中,说道:“启奏陛下,臣等前去探听消息,见烟尘弥漫处,出现打着七面旗帜的七支部队,每支部队有三千人马。他们一起开往国王凯腓的阵营去了。”
  国王冯·克勒补率领增援部队赶到国王凯腓阵营,问:“你怎么了?干吗大动干戈呀?”
  “莫非你不知道国王塔义睦跟我有血海深仇吗?我是来报不共戴天之仇的。”
  “愿太阳保佑你!”国王冯·克勒补祝福道,他高高兴兴的随国王凯腓走进帐篷。
  太子詹在御花园中有整整两个月没有见着他父亲。他远离自己的侍女们,茶饭不思,苦闷得要死。有一天,他问随从:“我父亲怎么样?干吗他不来看我?”随从把国王和印度国王凯腓之间发生战争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了他。他听了说道:“给我备战马,我要亲自上前线面见父王。”



相关内容
网站地图